棋牌平台刷流水
盜夢人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撿個校花做老婆 > (梁少) 第2926章 邪君

(梁少) 第2926章 邪君

    遠處的進化者心頭一下子揪緊了,眼眸紛紛睜大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識地忽略了,食巖邪花的三片花瓣。

    突然的爆發,花瓣延伸一段距離,再席卷而起,直接將裘塞大師困入其中。

    三片巨大的花瓣,形容了一座血紅色的囚牢。

    眾人都看著裘塞大師沖天而起,可被那漫天花刺的襲擊阻擋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面容大變。

    眼看著,那三朵花瓣就要合攏心跳一下子繃緊。

    他們不敢想象,一旦裘塞大師被困其中,會是什么樣的結局。

    沒有人忘記,剛才三合護法以及眾多沖上去的強者,最終都是被那三片花瓣吞掉。

    這是一朵食人花。

    電光火石之間,裘塞大師的手中突然之間拿出了一件法寶。

    眼神閃過了一抹肉痛。

    這件法寶有挪移空間之效,極其罕見珍貴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手中的保命底牌。

    而且,只有一次的使用機會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裘塞大師并不敢冒險。

    傳說中的食巖邪花,境界不在他之下。

    現在他已經落入了食巖邪花的陷阱之中,不知道將面臨的是食巖邪花的什么攻擊,內心已經涌起了強烈的危險感覺,不敢再猶豫了,直接將手中的寶器捏碎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將裘塞大師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的身影直接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秒中,三片食巖邪花的花瓣徹底合攏。

    嗖!裘塞大師的身影在花瓣之外出現,眼神抹過了冷怒神色。

    付出了這件寶器的代價,一定要食巖邪花來償還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一抬手,面前徐徐地浮現起了一朵佛門金蓮。

    耀眼的金蓮光芒,照耀夜空。

    這一剎那間,身后的進化者們神色紛紛振奮。

    剛剛還在擔心裘塞大師陷入食人花的陷阱內,會遭遇危機,可轉眼之間,就是裘塞大師的反擊之時。

    那一朵佛門金蓮的威能,令人感覺到一股源自靈魂的壓迫之力。

    金蓮綻放,金光如箭,朝著那三片已經合攏起來的血色花瓣飛射而出。

    每一束的金光最終都沒入了花瓣之內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的心頭不由得暗驚,瞳孔猛縮。

    他親自煉制而成的佛門金蓮,竟然無法撼動這朵食巖邪花的防御分毫。

    食巖邪花吞噬的能力,太過恐怖了。

    這一束束的金光,猶如石沉大海一般,沒有蕩起任何的水花。

    遠處的眾多進化者也注意到了這一幕,心頭暗暗震驚。

    神色皆都流露出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這朵食巖邪花,竟恐怖到了這般地步嗎?”

    “就連輪回殿主亦無可奈何?”

    裘塞大師眼眸的冷厲之色尖銳閃掠而過。

    身子驟然而起,翻手之間,六朵金蓮同時出現。

    金光爆射。

    六朵金蓮,同時朝著那花瓣合攏之處飛擊而去。

    三片花瓣在這一刻,竟也突兀地打開了。

    夾帶著火焰的花刺,猶如一根根火針,氣勢如虹,反擊著六朵金蓮的攻擊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與食巖邪花的這一場對決,再一次引爆。

    震耳欲聾的聲音不停地在眾人的耳邊響徹而起。

    波及而來的力量,令人更是一退再退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一個個的內心深處都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沒有人再敢肯定,裘塞大師能夠擊敗這朵恐怖的食巖邪花。

    兩大絕世強者之間的一戰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當然,從眼前的情況來看,這朵食巖邪花,在裘塞大師全力以赴之后,同樣亦奈何不了裘塞大師。

    這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大戰。

    然而,沒有人會忘記,如今的食巖邪花,他的根還深深地扎在巖漿之下。

    食巖邪花,還在進化的過程中。

    一天之內,他的根便可從巖漿之下抽離出來。

    到那個時候的食巖邪花,行動自由,他一定可以爆發出,比現在還要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輪回殿主,都奈何不了,食巖邪花。”

    東郭無敵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,那是香峰的方向。

    羅大哥,什么時候會到?

    在東郭無敵的心中,真云域最后的希望,就是羅峰。

    除非,域面神使出現。

    否則的話,唯有羅峰有機會戰勝這朵食巖邪花。

    轟!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震動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后退了一段距離,暫時地離開了食巖邪花的攻擊范圍,眼眸緊緊地盯著那朵食巖邪花。

    三根花蕊沖天直上,猶如三條火龍,呼嘯蒼天。

    三朵花瓣,血色映眼,這一刻鋪展開來,覆蓋數十米,整個劍門峰,巖漿噴發,火光四射。

    不可一世的氣勢,從食巖邪花的身上彌散出來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就是花中邪君,君臨天下。

    他知道眼前這個敵人極其不凡,可是,根本沒有放在眼內。

    這個域面,他是無敵的存在。

    食巖邪花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挑釁之意,神念之力涌向了裘塞大師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的面容陰沉下來。

    論實力,他與食巖邪花,在伯仲之間。

    可是,這一戰到現在,已經接近天亮,自己的消耗實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反過來,食巖邪花的根深深地扎在巖漿之下,可借巖漿之力,綿延不斷地補給,這一場大戰,他沒有半點消耗,越戰越勇,這樣下去,吃虧的,只會是輪回殿主。

    狂風掃過,巖漿飛濺,熾熱的氣息如潮水般,一層一層地沖來。

    食巖邪花,肆無忌憚的挑戰。

    裘塞大師的身后,眾多的進化者也都在這一刻沉默了,內心深處,升起了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若是連裘塞大師也沒有辦法對付這朵食巖邪花,那么,真云域,真的要面臨災難嗎?

    距離食巖邪花出世,已經過去了幾個時辰。

    書中記載,他只需一天的時間,就能夠將根部從巖漿抽離出來,到那個時候,天上地下,任由馳騁,一旦食巖邪花潛伏于真云域,對于真云域的任何一個地方的進化者而言,都是災難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朵愈發猖狂的花中邪君,宛如蒼穹之上的陰影,籠罩下來,令所有人都快要喘息不過來。

    肆無忌憚的挑釁,可他們眼中唯一的希望,輪回殿主,卻沒有再往前半步。

    這意味著什么,所有人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只是,難以接受。

棋牌平台刷流水 内蒙古时时彩彩开奖 信誉棋牌游戏平台 通比牛牛什么规则 金博棋牌安卓版官方下载 新疆25选7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十一选五2元走势图 官网人彩票网站 456棋牌是真的吗 甘肃快三跨度走势图 四肖中特一元多少倍